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时间:2019-08-02 10:30:01 来源:桂林生活 当前位置:贱笑了乐动娱乐官方 > 微博 > 手机阅读

【本文原创,点击右上角“关注”,分享更多精彩文字】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文|江徐


风,自然界的风,一年四季都在南来北往地吹。只有当我主动悦纳它,用心感知它,才能体会到风带来的平静与安详。

我用心去感受阴天里的风,仰头,微微闭上双眼,去温习久违的拂面的春风,去爱抚它在心田开出的棉花。那一刻,想起了谁?又忘记了谁?

开过荼靡的油菜花,绿色成为厚实的主旨,黄花点点,反倒呈现清丽的参差美感。如果洒落一场细细春雨,便是增添一份韵味。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婆婆那那样幽蓝着,宝盖草那样绯红着,蛇莓的亮黄其实和向日葵一样。对岸有一丛白花,细碎小巧的样子,在风里轻轻摇摆。那是萝卜花,我知道如果走到近前,就能看清它白里透着淡紫的真实模样。那些长在低矮处的,小小的,花瓣单薄而更加惹人怜爱的花呀!

离立夏还有一段时日,一年蓬已经开出花来。那种经年不变的小小的粉色之于我,如同山楂树的花朵之于普鲁斯特——脱离尘俗、生于自然的一种花朵或者一种色彩,容易让人联想起与之关联的似水年华。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曾经有一段日子,论起来也许艰苦又孤独,就如那年冬天的某个黄昏,收到远方友人的明信片,上面写着的“在无人喝彩的地方”。时过境迁,别有一份怀念。那些日子,下班,洗毕,累极,躺在床上,用笔在本子写字,睡眼朦胧,笔却不止。醒来再看,哇,那字哪里是难看,简直是难看得让自己哑然失笑。

在那些日子里,有一段时间,工作外调,每天黄昏会走一段路,去往别处。那段在一盏盏路灯下走过的时间,自己倒是能够享受。工作的地方有个小男生,喜欢絮絮闲聊,告诉我,他来自湖北十堰,告诉我,他童年时代跟小伙伴们在武当山下迷了路彻夜未归的探险。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清晨,离开时,路边的一年蓬,还有打碗碗花,虽然生于杂乱石堆间,依然显得格外柔和,好像它们生长在那里,就是为了赠我安慰与小小惊喜。对于它们来说,只有被欣赏的目光流连过,寂寞就会消散在风里。

眼前的一年蓬,就是这样让我想起那段日子,想起那些黄昏下独自的闲走,想起他一边做事一边气定神闲地和我分享童年乐事。他的侧面,和《三毛流浪记》中的三毛非常神似,都是肉嘟嘟,黑黑的。真是小男生啊,他在干活和我说话的时候,喜欢把屁股下的方凳往前往后一翘一翘。后来,再无更深交集。人如微尘,吹过来,吹过去,又吹散。

“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。”读之又读,及至此刻才有了些走心的领悟。

花哪里是相似,它们根本不曾改变。在天涯,在海角,在他乡,在故里,从诗经中的河流之洲田野阡陌,到唐诗宋词里的朱雀桥边乌衣巷口,到今时今日此时此刻于我所见,它们一直是那样顺应自然,花开花谢,从未变心。再等若干年,世间没了你我,甚至没了一切纷扰,它们依然如故,自开自谢,有风的日子,也会随风轻轻摇摆。

惹人追忆的,是花朵的柔和色彩;让人感动的,是它们恒古不变的在风里轻轻摇摆的样子。

“且听风吟,静待花开。”村上春树是如此的温柔。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一只白鹭,降落在对岸水边。它并没有一下子说降落就降落,落至低空,回旋了一下,然后,才轻轻落地。那一回旋,宛若宋词里为押韵所做出的别致。

它落在河边,离河面那么近,伸颈弯脖的样子就像一只刚刚成年的家鹅。起初,我以为它在临水自照,但它并没有停在一处地方,而是紧贴河边,从西向东,挪了挪,再挪了挪,又挪了挪,总共挪了十来次,目光不曾离开水底一次。哦,它是在觅食。那种专注的样子,气定神闲的样子,真是让我动心。我感到泪水从泪腺滋生出来。

不知是觅食无果,还是被隔岸的我惊扰到,它终于展开白翅膀,掀动两下,飞起,飞高,像来时那样回旋了下,飞走了。

那一刻,我感到滋生出的泪水洇及眼眶,也洇及心底。不仅仅因为白鹭,还因为一年蓬年年如是的样子,因为从我脸上身上心上抚过的轻风,还因为与鹭有关的画面、与风有关的话语。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

【作者简介:江徐,80后女子,十点读书签约作者。煮字疗饥,借笔画心。已出版《李清照:酒意诗情谁与共》。点击右上角“关注”,收看更多相关内容。】

相关文章:

微博本月排行

微博精选